专访吴幼坚:中国同志们的妈妈 郑远涛

导读:[郑远涛]专访吴幼坚:中国同志们的妈妈郑远涛:郑远涛2004年,吴幼坚的儿子郑远涛成为中国首位向媒体公开身份的同性恋者,2005年,吴幼坚成为首位站出来公开支持同性恋者的母亲。7年过去,她由远涛的妈妈变成很多同性恋者的妈

郑远涛

2004年,吴幼坚的儿子郑远涛成为中国首位向媒体公开身份的同性恋者,2005年,吴幼坚成为首位站出来公开支持同性恋者的母亲。7年过去,她由远涛的妈妈变成很多同性恋者的妈妈,以64岁老人的执着和责任感,为中国的同性恋者撑起一方天空。

一、吴幼坚和她的儿子

网易女人:您五一时写了篇博客谈你和儿子远涛之间的感情,能给我们介绍下你儿子吗?

吴幼坚:远涛之前在广州的时候曾经在一个出版集团工作,后来他希望做自己特别想做的事情,特别是从事他最喜欢的英美文学专业的翻译,所以当时就决定辞职。辞职以后到现在,他一直都是一个自由的翻译者和写作人。去年他30岁生日前夕,他的译著《波斯少年》已经成功地出版,反响也很好。《波斯少年》将近28万字,从开始到完成,先后用了三年半的时间。这段时间,他也为联合国防治艾滋病的一些机构翻译相关的资料,或是翻译一些大学要用到的性病教材等。

网易女人:他现在生活的情况怎么样?

吴幼坚:远涛和男朋友在一起都有五年了,现在生活平静、稳定、幸福。远涛的男朋友也像远涛一样,是个独生子,比他小4岁,五年前他们一个在北京,一个在广州,最开始是在网络上联系。大概半年后那个男孩来了广州,也在我们家住过一个星期,他们的感情就更明朗了,我们也很满意。那时候男孩大学的学业还没完成,继续回到北京读书,远涛经过几个月的考虑,就决定到北京去发展,跟自己相爱的人在一起生活。后来那个男孩大学毕业了,找到了合适的工作,能够发挥自己的所长,经济上完全独立了,也向自己的父母“出柜”了,他的父母也理解了。到现在他们还是在一起生活,两个人感情很稳定,所有来往的朋友既有同性恋,也有大量的异性恋,大家都知道他们的关系,都很理解,也很称赞。我感觉他们是比较轻松、快乐的生活的。

网易女人:最开始接受儿子的性取向有没有很艰难?

那是远涛读高三时,有一天晚上10点多他对我说:‘妈妈,你有没有发现,我是喜欢男孩子的呢?’因为我们在广州比较有条件,像他爱好文学,经常去买香港的一个杂志《电影双周刊》,那里也有一些同性恋电影的报道、画面什么的。所以他对自己的认同比较好,比较快就接受了自己。他又能够明确地感觉到爸爸妈妈对他的信任,不会说因为他学习不好,或者因为他的爱好跟我们的愿望不符就会批评他,所以他就很坦然的觉得不管他什么时候‘出柜’,都不会因为性倾向这一点被父母责骂,甚至像一些人那样被赶出家门。

他说了以后我很平静的接受了。我的平静是因为我自己职业的关系,做编辑嘛,我看过方刚的《同性恋在中国》的纪实文学,接着又看过李银河的《同性恋亚文化》,这两本书对于我是一种启蒙、铺垫,帮助了我来理解和接受了我儿子。而且我年轻时的经历让我明白:自然、本性的生活是短暂人生最宝贵的东西。

网易女人:您跟远涛之间的这份信任和坦诚是怎么建立起来的?

吴幼坚:从小我的父亲、母亲都比较有民主的思想,很尊重人的个性,所以在这样的环境里成长我的个性得到了尊重。当我自己成了父母的时候,我和我先生就很明确,不能说因为他是独生子,又是那么晚才来到我们这个小家,就宠爱什么的。但是在个性的成长方面,我们给了他比较大的空间,他从小就可以很平等的跟长辈对话。远涛不管有什么问题想要问我们,我们总是尽我们的所能给他解答,对于他自己的爱好,我们也会尊重。

难得的星期天,我们不会像一些家长那样逼着他复习功课,勉强他去做他觉得很苦的事情,因为很短暂的人生,童年是很宝贵的,所以尽可能地带他到公园。就像我本身忙得不得了,也会带着他到附近的东湖公园,我在那儿坐着校对,他就在附近玩了,等到我的工作做得差不多了,时间也差不多了,就又喊他一声回家。

二、吴幼坚和她的同性恋亲友会

网易女人:2008年6月,你成立了同性恋亲友会,亲友会是一个什么组织?

吴幼坚:亲友会是一个非政府组织,也叫做草根组织,它是以同志的父母和亲友为主体的组织。它是一个异性恋的组织,而不是有些人以为同性恋的组织,因为像同志的父母、兄弟姐妹就不再是同性恋了,但他们是同性恋的亲属,所以这些人就成了我们这个组织的主体。亲友会的志愿者、义工,他们大部分是同性恋者。我们聚在一起不是为了同志之间交友或者为了他们本身的问题,更多的重点是关注同志们的父母等亲友。有些人就说,你们怎么帮助同志的父母?我说首先要帮助同志们提高自我认同,等到他们自己有信心、有勇气向父母出柜时,他们的父母才会知道自己的孩子原来是同志,然后这些父母们才会向亲友会求助。

网易女人:到现在为止,亲友会取得了哪些进展和成绩?

吴幼坚:如果说最值得骄傲的也是我们的金牌,那就是同志父母恳谈会。这个同志父母恳谈会是2009年的1月开的第一届,基本上是每年一届,就是邀请已经接受了自己的同性恋儿女的一些父母参与到这个会上来,面对面的交流。同志父母恳谈会第一届是2009年1月初用了两天的时间在广州开的,当时只有50来人参加。因为经费也有限,挑选这些父母也不容易,很多父母是能够接受但是他不愿意走出来现身。经过我们平常的工作和努力,在2009年的12月份开了第二届,也是在广州,就已经有70多人参加了,而且参与的不光是父母,很难得的还有两位同妻。这两位女孩子都很勇敢,不但出席,而且在会上发言了。这是挺震撼的,因为她们勇敢地面对公众把自己不愿回首的一些往事说出来,可以教育很多同志和父母们。我们很早就意识到必须让同志们参加不同的活动,靠拢到亲友会,认识我们的理念“爱是最美的彩虹”,用正面影响带动更多更多的人,也就会有越来越多的同志愿意向父母说出他们的真实的身份。

2010年10月底的时候到北京开了第三届,有100多人参加,除了像以往的同志父母,还有更多报名参加的同志、媒体,而且同志父母不光是中国的,还有美国、加拿大的,有黑人,有白人。那一次我们的同声传译本身也是一个同性恋者,水平很高的一个年轻人,但是他知道亲友会经费有困难,所以完全是义务的给我们做两天的同声传译。现在准备开第四届了,初步计划是今年10月在上海开。

还有一个也是非我们莫属的,就是同志妈妈见面会。那是指妈妈接受了自己的同志儿女,并且愿意站出来跟各种各样的人见面,包括媒体什么的。第一次同志妈妈见面会是2008年底在广州举行的,2009年深圳邀请我们去时,除了我还有另外两位妈妈了,她们和自己的同志儿子一起出席。以后在上海、北京、成都、武汉这些地方都举行过,一般一年会有一到两次这样的同志妈妈见面会。

第三个也是我们的特色,就是走进大学校堂。我昨天晚上还在广州的中山大学讲了一课,之前还给北京北师大、中国青年政治学院,还有复旦大学讲过课,下个星期要去南京大学。这些走进大学课堂的讲课也是社会影响比较大,能够吸引到很多非同志,因为我们要影响和教育的不光是同志,一定要有异性恋的人真正理解和接受这个群体,才会营造出一种和谐气氛。所以我们很重视这种走进大学校园的工作,只要一有机会,只要有邀请,我们都会去的。

网易女人:2008年8月,同性恋亲友会热线开通,每周一、三、五晚10-12时答疑解惑,现在是你一个人负责接听吗?

吴幼坚:嗯。初期是每次接听三个小时,从去年开始减到只有两个小时,从10点到12点。我原则上会20分钟到30分钟接听一个人的,如果没有特殊情况的话,电话会一个接着一个的,不停不停的接。有很多时候上一个电话讲的30分钟,我好不容易说“那好吧,就先这样”,然后我一搁下话筒,一口水还没有喝呢,下一个电话铃已经打响,那我就只好又拿起来。

网易女人:打进电话来咨询的困惑有哪些?你是怎么开解的呢?

吴幼坚:如果是一般的年轻同志自我认同不够的那些,我就是以批评为主,不再像初期那么苦口婆心给他说很多很多。因为这几年我已经发表了800多篇关于同性恋的博文,我就说我有一个博客,你上网在十个栏目当中找‘心中的彩虹’这个栏目,这里全都是关于同性恋的内容,包括自我认同,跟父母的沟通,“出柜”等等,还有一些同性恋者相爱的成功的例子。我说你不要什么问题都不思考直接就打电话来,一定要自己下点功夫。这些我往往就会批评,然后就劝告,不会在电话里头花很多时间、精力来给他们讲。

但是如果是父母来电的,我就会特别特别的耐心,因为最难得的是父母愿意跟我在电话里沟通。还有很多父母是不愿意正视现实的,你哪怕说有资料他也不愿意看,有热线也不愿意打,他们就是不愿意先相信了自己的儿女是同性恋,然后再带着疑问跟我这样的母亲来沟通。原则上是半个小时之内接听一个人,如果是一个妈妈哭着开头说的,只要愿意这样交流,我就会给到50分钟,甚至将近一个小时,让她通过这种交流,基本上能够放下她的思想包袱。对妈妈们,我比较重点的关注,会留下我另外一个电话,让她们有心事时平常都能够找到我。

网易女人:您除了用热线跟亲友和同性恋者交流,还有一个三色堇妈妈信箱,这是什么时候开通的?

吴幼坚:是2008年的元宵。我有了自己的博客后,发现还不够满足他们的需要,他们要靠发纸条或留言又表达不了他们复杂的内容,所以我就觉得还是应该有个信箱,让这些人方便发信过来。现在一般每天能收到10封、8封吧,反正成千上万都有了,都好几年了嘛。

网易女人:你在自己的三色堇博客上几乎每天都更新一篇博文,绝大部分内容是关于同志群体的。为什么会这么频繁地更新博客?

吴幼坚:因为像我这样以同志父母的身份来公开做一个博客的不多,我都已经做了好几年了,拥有大量的素材,如果只是帮助了一个拉拉或者一个同志的家庭,我觉得有点可惜。而且我原来编辑出身,也知道传媒的力量,所以我就尽可能地利用这个网络平台多多地发布一些信息,让一些还在犹豫,还在矛盾当中的家长可以受到一些警醒。

还有一点,当然就是一种时间的紧迫感了。因为年纪大了,学电脑的时候都60岁了,我的第一个五年计划就是60—65岁,现在已经刚刚过了64岁生日了,这几年虽然光是博客都已经有1000多篇了,关于同志的也有800多篇了,但是对于需求来说还是远远不能满足的。而人也不能永远都有时间、精力和眼神,所以我要趁着自己现在有比较好的状态多做一些。

三、吴幼坚和她的同性恋孩子们

网易女人:很多同性恋者都叫你吴妈妈,有多少个孩子这样叫你?

吴幼坚:那怎么能统计得了?真的可以说是成千上万了吧,总之你到什么场合,讲课也好,见面会也好,就算他不是同性恋,都会很尊敬的叫你吴妈妈,然后来信的、电话的,肯定都是这样叫的。

网易女人:他们对你是怎样的感情?

吴幼坚:在我的《爱是最美的彩虹》那本书的第一篇,是关于阿坤的,他的妈妈就直截了当的给我说,是你帮助了我的儿子,等于是救了他的命,如果他没有“出柜”,我看他那么抑郁,我真是很担心孩子会轻生。他妈妈给我写过一封信:“吴大姐,很感谢你,你的儿子远涛在北京工作,你身边没有孩子,你就把我的阿坤当成你的儿子,有什么需求你就尽管开口,他很孝顺的,他会帮助你的。”这个阿坤经常会打个电话过来问候问候我,看有什么困难,逢年过节家他妈妈和他回老家,带回来的土特产,甚至是带几只活鸡回来,都一定要给我一只,我就感觉到真的比亲人还要亲。

另外还有一个叫河青的,他“出柜”以后起先他家里不能很好的接受,他爸爸比较激烈的反对。他实在太痛苦了,就到寺庙里去静静地给自己一段时间。我就很吃惊,也很难过。后来我就给他写信,或者给他发纸条,就说“难道你就这样离开了我们大家,离开了亲友会?”他本来是很出色的,是学美术的,又会时装设计,很有灵气的一个孩子,我就很担心,但是我又见不到他,就只有靠偶尔他会有电话,或者用通信的办法,鼓励他。也许是我们亲友会的感召力吧,经过几个月以后,他心理上调整过来了,又回到了我们当中,现在很好了。最近我去北京之前,他和他最近认识的新的男朋友一起特意参加我们的一个活动,将他们自己设计和裁剪了一个连衣裙送给了我。我一看说“哇”,搞成那么强烈的效果,我都不好意思穿出去了。

网易女人:你现在64岁,要忙着网上更新博客和微博、接听热线,回复邮件、参加市疾控会议、到学校讲课、组织线下见面活动,这么辛苦,有没有感觉力不从心呢?

吴幼坚:会力不从心是因为你的心太大了,就是我们广东人说的心大妨碍了肺。我不会的,因为如果需要做,我知道是值得做,我又有能力去做,我才开始做。因为你很明显的看到亲友会这几年影响了很多同志和拉拉,又帮助了很多家长,所以我觉得好像不存在那种疲惫感或者力不从心。

但是我已经反复告诉那些同志们,你们不要以为吴妈妈是可以永远在电话的那一端接听,给你排解什么什么,也不要以为永远都可以上到“三色堇花园”就又看到她的更新、看到她的回复。但是现在我积极发的文章,都会保留在那个花园里,哪怕以后有一天这个花园的主人不在了,或者还在,但是她没有精力打理了,你们也可以随时进去逛。

网易女人:吴妈妈,您做的事情真的很有意义。

吴幼坚:希望能够多做几年,你们各种各样的媒体也能继续关注,多多的报道正面的东西,给社会大众更多的信息。

小马哥 本文来源:网易女人 责任编辑: 王晓易_NE0011
关于更多郑远涛内容,可以收藏本网页。
泉州贷款网是泉州贷款买房的专业搜索平台,提供数十家银行机构的泉州住房贷款、泉州二手房贷款等产品的搜索比较服务,帮您迅速找到利率最低的房屋贷款。专注于小额信用无抵押贷款、汽车抵押贷款、房产贷款、身份证贷款,公积金贷款等最新资讯利率信息发布。

导读:[郑远涛]专访吴幼坚:中国同志们的妈妈郑远涛:郑远涛2004年,吴幼坚的儿子郑远涛成为中国首位向媒体公开身份的同性恋者,2005年,吴幼坚成为首位站出来公开支持同性恋者的母亲。7年过去,她由远涛的妈妈变成很多同性恋者的妈

评论